主页 > J生活化 >【专访张惠妹】你们的日常是我的奢侈

【专访张惠妹】你们的日常是我的奢侈

文/赵雅芬 图/环球提供

【专访张惠妹】你们的日常是我的奢侈

Q:张惠妹有想过唱到什幺时候吗?

A:如果我愈唱愈没有灵感和热情,我就不能唱了。没有灵魂,唱歌就像对嘴,就不唱了。「偷故事的人」这张专辑唱完的时候,我认真想过,我还会有下一张吗?我还会有这样的灵感和火花吗?我不知道。

我对演唱会的想法也是一样,每一次唱完,我都会问自己:我还会有这样的热情吗?我还能这样燃烧到最极致吗?

唱完演唱会的那一刻,从极度沸腾到极速冷却的感觉是很难受的。我现在比较好,以前有几年是很痛苦的,在一个高张力戏剧化的表演后,会很难跟自己相处,会焦虑,会害怕,没有信力,很虚无,不知要干嘛,做什幺事都没有热情。现在我愈来愈自在,很清楚要怎幺退回来跟自己相处。

Q:张惠妹的日常在做什幺?

A:我的日常非常简单。

如果我有多的时间就会回台东,陪妈妈陪家人,看妈妈种菜种花,发呆,看天空,听音乐,这是我放鬆的方式。

如果没回台东,我很少出门,在家看喜欢的电影,自已泡咖啡,煮点东西,做一些别人看来很无聊的事情。我喜欢观察,像是从阳台看楼下的车水马龙,我可以看很久,要不然就是看远方的山,或是找朋友来聊天。

曾有亲戚小孩来我家作客,我们一起吃饭聊天。他们跟我相处后说,怎幺好像在台东的家里,这幺安静,满无聊的。他们以为我台上是那样,私下也是那样,要吃大餐,喝香槟的那种。

其实一般人的无聊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,我平常一直飞来飞去,很珍惜平淡的日子。我前几天回台东,那里蓝天白云,我从早就望着天空,听点音乐,或就是听鸟声。我三哥他从家里农地跑来问我:「你一个人?要不要去哪?要吃什幺?要买什幺给你吗?」

没多久,换我大哥来问我:「你会不会无聊?你生病了吗?你一直坐在那里干嘛?」我说我这样很好。我很享受安静,看着云飘鸟飞,感觉好幸福。有时候我真的需要这样的宁静,经历两三年连续的忙碌演出,不管私底下有什幺情绪压力,我站上台,就是要让所有人看到我就是为演唱会而生的人,所有的专注和热情必须在那三个半小时爆发。

但演唱会结束后,没人知道我们是什幺样子。下了台我要接受空虚和安静,要跟自己相处。那不是有别人陪就ok,而是必须一个人自处,那很重要。

【专访张惠妹】你们的日常是我的奢侈

Q:对婚姻生活会有憧憬吗?

A:没有。

我会这样说,是受到姐姐的影响。她们年轻时漂亮,追求者众,但她们心中都觉得必须要养家,要负担一大家子生计,这些我们从小都看在心里面。长大后,我才知道难过,结婚这件事对我来说,好像也没那幺重要了。

但我觉得一定要伴,有个伴可以互相丢情绪,可以聊天。有些话我不想跟家人说,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,但身边有人就可以互相了解互相分担。

有时我家人会跟我说:「怎幺不结婚?我们想看你结婚!」我也会问自己:「我为何不结呢?」我不是那种要独身的人,我必须要有人在身边分担我情绪。有时候我也觉得,跟我在一起的人很辛苦,当对方说:「跟我结婚吧。」但我却还没到那个感觉。结婚应该是要有某个冲动,是我太谨慎吗?也许,但我就是需要独处的人。

有时候我的外甥女安那来我房间,当她感觉到某个fu的时候,她就会慢慢把门带上,接着一两天都不会来吵我。

我的另一半也是这样,他知道有时候我必须要一个人,他得谅解我的自私。在我身边的人满辛苦的,我有时也会觉得很对不起对方。

现阶段的我是开心幸福的,不论是工作和生活,都朝着我很随心所欲的方向。当我很忙,想逼自己突破的时候,我就会去做。如果我觉得必须沈澱一段时间,我就会安静。现在我很能掌握步调,很庆幸至少我做的事,都是可以说服自己想完成的,不管那过程是不是很辛苦。

我常告诉自己: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做什幺?即使我有那样的想法,但真的可以完成吗?如果可以,我就会尽力去做,我不想要遗憾,遗憾是我最解不开的谜。